图话: 西宁画院 魅力西宁系列之十九

虎台遗址公园

赵强(5451185)-20200703084316.jpg

虎台遗址公园 赵强

曾多少次,我在夕阳的余晖中走进位于古城西宁城西区的虎台遗址公园,驻足细瞻“点将台”(史称“虎台”,又称“方亭”,老百姓谓之“谎粮墩”)及“秃发乌孤、利鹿孤、秃发傉檀”“三王”雕塑,窥探、捕捉和品味历史在当年的具体情境物状,感念秃发三王的丰功伟绩,触摸当年历史风尘……

“南凉乱晋立南凉,昆仲割据青海疆。都城碾伯今已朽,惟有河湟流水长。”说起虎台,其就是曾建都于西宁、乐都的南凉王国遗留在西宁的重要史迹,它是南凉王国举行重大政治、军事活动的场所。

忆当年,铁马冕旒做大王,河湟万里拓封疆。看今朝,英雄事业风烟散,剩得土台对夕阳。隆安元年(公元397年),作为南凉王朝秃发鲜卑部落头领的秃发乌孤始创政权,称西平王,改年号,置百官,都廉川堡(今青海民和)。隆安三年(公元399年,徙都乐都。同年酒醉坠马伤肋而亡,谥武王。其弟秃发利鹿孤继位,迁都西平(今西宁),隆安五年(公元401年),称河西王,建学校,访政治,国事平稳发展,翌年寝疾,旋卒,谥康王。其弟秃发傉檀袭,称凉王,复迁都乐都。傉檀机敏过人,武功显赫。《晋书》曾赞“傉檀杰出,腾驾时英。”在当时,北有北凉,东有西秦,东北有夏,西有吐谷浑。此情况下,傉檀征戎夏之兵五万余,仗钺誓师,大阅于方亭,东拒西抗,守国十八年,连他的敌人也说他“机变无穷,辞致清辩,神机秀发,信一代伟人……”可惜秃发傉檀生了一个窝囊的儿子——虎台,致使国破家亡。

自南凉王国灭亡后,秃发破羌年仅8岁,连同王室宗亲等一同被掳至西秦,义熙十一年(公元415年),父王秃发傉檀被乞伏炽磐鸩死,其兄虎台借口被杀,年幼的保周和破羌仓皇出逃,并寄身于北凉,平淡度过了18个春秋,目睹了北凉政权日薄西山之势。

北魏太武帝延和二年(公元431年),秃发破羌兄弟先后投奔北魏,并得到太武帝拓跋焘的善待。不久,保周被封为张掖公,秃发破羌被封为西平侯。北魏太延五年(公元439年),保周叛魏而诛杀。而秃发破羌跟随北魏皇帝英勇善战,屡建奇功,故受北魏皇帝嘉奖而赐予源氏,并加封龙骧将军。从此,秃发破羌改名为源贺,成为南凉后裔的始祖……

“虎台”为傉檀在位时所筑,以其太子之名命名,用以阅兵演武。南凉立国十八载,历三世,犹短矣,然以游牧与稼穑并重,置晋及各国,人民于诸城,开庠序,所明教化,此诸拳于促进民族融合与文化融合,颇有贡献,故为后人所称颂。

虎台遗址从修建以来,迄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了。悠悠岁月,阅尽人间沧桑。曾经遭受过风雨的侵蚀与人为因素的破坏,但虎台雄姿依旧,巍然屹立于河湟谷地。

时隔千年,南凉古都总是给人一种凄凉的美感,一种如影随形的沧桑。

虎台坐落在西宁古城的中心位置,地属西川湟水与南川河交汇的三角台地上。这里地势最高,加上虎台本身的高度,居高临下,除南川河外,其余三川尽收眼底。从而可以看出其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

“秃发傉檀好气魄,驱使百姓筑虎台。”说起虎台的作用来,除阅兵点将之外,还是庄严而神圣的祭祀场所。因为秃发乌孤三兄弟,凭借军事力量起家,靠掠夺他国财物来维持国力。一方面要依靠战争的掠夺,另一方面要靠天地灵气和宗教仪轨来支撑战争的胜负。在出兵前,借助天威来鼓舞将士斗志,以争取战争的胜利。在这种情况下,就需有一个高耸而宏伟,既庄严又神圣的祭祀场所,而这个场所就是虎台。

在南凉王的主持下,雄立于虎台之巅向上天祈祷,向下传令,以达到天、地、人三者合一,形成高度凝聚力,实现无坚不摧的目的。

虎台遗址在西宁历史上属于非常重要的文物遗存,不仅是建筑高度最高的建筑物,而且是南凉都城的历史见证。

花已谢,草已枯,青杨渐老,烟雨仍蒙蒙。城已旧,泪已收。柳梢未新,人事又变新。2004年,在西宁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西宁市依托虎台文物遗址修建了南凉虎台遗址公园。其简洁、粗犷、雄伟、厚重之特色,描摹出古城昔时的辉煌。

整个公园呈正方形,占地面积约60900平方米。园区分为文物展览区、休闲娱乐区、园务管理区。

穿过辕门,至阅兵场。只见玉玺、青铜鼎、“三王”大理石巨型雕像排列井然有序。四角有篝火台,北边是将军亭,西南角则为西宁市博物馆。

进入大门,沿石阶而下,便是南凉王广场。广场东西两侧的旗杆上悬挂着许多凤凰图案的黄旗,其外还有宫灯排列,此下是绿草如茵的草坪。杨柳、松柏、古色古香的草亭,将广场装扮得庄严肃穆,雄伟壮观。

石阶旁便是一颗象征南凉王权的“南凉王国玉玺”,紧挨玉玺的则是两米多高的青铜宝鼎。正面镌刻“南凉宝鼎”四个大字,侧面则是宝鼎铭文。其文曰:

南凉王国共历三世,凡十八载,其兴衰之变,何其骤也!历史长河,潮起潮落,灰飞烟灭。然为令人所望者,三雄重农武,开科取士,稳定一方,为人称道也。铭曰:术精物庶,地方乃兴;文昌教肃,地方乃清;敬民重本,王业乃成。虎台虽小,积淀沉雄;南凉已远,古史遗训……

转过“南凉宝鼎”,便来到“三王”巨型雕像前。先王秃发乌孤居中,其弟秃发利鹿孤和秃发傉檀排列左右。他们端坐于高头大马之上,手持长槊,身佩宝剑,雄姿英发,两眼凝视前方,尽显南凉三王文韬武略谋图霸业的雄心壮志。

三王像前,为一块卧式石碑。其上刻着南凉立国简史——

汉魏之际,鲜卑拓跋氏一支,由酋长秃发匹孤统领,自塞北迁到河西,史称河西鲜卑。越百余年,几度兴废,东晋太元十九年(公元394年),秃发乌孤嗣位,勃兴于广武……

三王雕像后面就是虎台了,经过培土加固,底部用青砖围起。虎台四角是篝火台,用青砖砌成约三米高的方台,各呈放象征篝火的一大理石圆鼎。

虎台背面的草坪上有一古色古香的亭子,曰“将军亭”。亭内有一天然巨石,其上镌刻着“重农尚武开科”六个红色篆字。

其西南角为一座仿古的小楼——西宁市博物馆。馆内陈列着古羌吐蕃文化和鲜卑南凉文化的实物。此外,还有南凉后裔源氏家族捐赠的《源氏大宗族谱》及《源贺传》《南凉后裔今何在》等资料……

虎台遗址公园的修建与开放,不仅是西宁各族人民的一件盛事,而且为古城广大市民提供了一处休闲娱乐的场所,同时,也为广大青少年回顾历史、凭吊先贤提供了一个爱国主义的教育基地。更值得一提的是,再续了鲜卑遗民源氏的青海情缘。2006年,源贺的后代念念不忘南凉宗祖,联络源氏宗亲,由源可就、源沃珠、源荣枝为团长的一行19人至西宁寻根祭祖。

可喜的是,从2010年以来,西宁市对虎台遗址公园进行了扩建,并安放了西汉时期的出土文物,陈列出古羌人的棺椁和人体骨架,为考古工作者研究和了解古羌人的丧葬习俗提供了一个平台。

夕阳投下了最后一抹色彩,我依旧在遗址公园里默默彳亍着,吹来阵阵晚风,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打湿了我的衣襟,雨水沿着城墙的砖缝,一绺一绺地缓缓流了下去……

青海日报微信号:qbxinmei
权威、分享、记录时代,青海日报官方微信。关注
青海日报+ 小程序
长按识别小程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