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具有青海“符号”的文旅休闲产业

——访青海省旅投集团党委书记郑瑞洁

(请发明日四版)打造具有青海“符号”的文(6011472)-20200922100644.jpg

本报记者 黄灵燕 摄

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当前,文化旅游融合发展成为产业转型的新动能,青海省依托世界上独有的生态、文化和旅游资源,打造丰富独特的文化与旅游休闲产业,已是大势所趋。就如何更好推进青海省文化旅游融合发展,本报记者专访了青海省旅投集团党委书记郑瑞洁。

记者:众所周知,青海有独特的旅游资源,对青海利用文化旅游资源优势,发展文化旅游休闲产业,您有什么想法?

郑瑞洁:首先,青海坐拥世界最大面积的高原湿地、高寒草原、灌丛和森林等生态系统,青海还是世界上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基因多样性、遗传多样性最集中的地区,是高寒生物自然物种资源库。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梳理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现状,深入挖掘黄河文化和河湟文化的精髓和密码,才能在充分保护,深入研判的基础上,打造以自然资源为基础的文化与旅游休闲产业。

其次,美丽乡村已成为或正在成为一种对自然、山林、农田、院落有明显指向的休闲旅游目的地,是一种向往绿水青山、追求返璞归真的审美旅游,只要赋予其原真性、休闲性、审美性的文化元素,同样可以打造出独具价值的“三江源”文化乡村旅游产品。今年青海有300个乡村被纳入高原美丽乡村建设,87个村庄有望成为国家森林乡村,这些都为我们打造以美丽乡村为基础的文化与旅游休闲产业提供了依托。

最后,青海在漫长的历史文化进程中,呈现出农牧文化共存、多种宗教文化共生、民族民俗文化迥异的特征,我们要依托青藏高原独有的文化底蕴、历史积淀、民族特色等优势,深入挖掘地方独有的文化价值,以文旅融合为主导,带动一二三产业的资源,实现产融结合,打造以历史文化为基础的文化与旅游休闲产业。

记者:在您看来,目前青海文化与旅游休闲产业发展有哪些瓶颈,遇到了哪些困难?

郑瑞洁:打造文化旅游休闲产业,涵盖了文化、历史、民俗、规划、管理、建设、投资、运营、市场等方方面面的内容,文旅项目产业定位难、产业导入难、落地难、运营难等已经成为行业普遍性的痛点,加之产业的系统性和复杂性,市场化运作难度较大。

主要表现在文旅休闲产业开发火爆的背后,缺乏整体规划和策划。粗放式发展,使得产业容易面临千篇一律的同质化;青海地域的特殊性及很多地区在交通、水利、电力、电信等方面的相对落后,严重影响了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基础,也间接导致了自然和历史人文的旅游核心吸引物的体验感或吸引物的塑造中竞争力还不够,需求和相对滞后的供给之间的矛盾,依然是我省文旅休闲产业发展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青海文旅产业发展的专业人才普遍缺乏,尤其缺乏复合型领军人才和运营管理人才;建设用地成本过高,融资路径较窄等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文旅产业发展。

记者:省旅投集团打算如何推动青海文旅休闲产业发展?

郑瑞洁: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必须因地制宜,注重当地文化的挖掘是发展的核心要素。

首先要积极打造多元化融合模式,促进文化、旅游与农业、康养等产业的深度融合,强化农业产品、田园景观、体验活动等创意设计,满足消费者多样化、个性化需求。撒拉尔水镇项目是我们一个有益的尝试,这是以绿色生态为依托,文化旅游+康养休闲为“双核心”的青海惟一休闲水镇,项目在生态保护的前提下,结合黄河彩篮农业种植产业以及独特的黄河上游文化、撒拉族特色旅游,构建文旅农融合的特色小镇与田园联合体发展模式。

其次是大力开发康体养生产品,依托山地、峡谷、森林等地形地貌及资源,发展山地运动、户外拓展、徒步旅行等户外康体养生产品,推动体育、旅游、度假、健身等业态的深度融合发展。

第三是构建自然教育营地体系,自然教育是以自然环境为背景,以人类为媒介、利用科学有效的方法使儿童融入大自然,通过系统的手段,实现儿童对自然信息的有效采集、整理、编织,形成社会生活有效逻辑思维的教育过程,目前在我省刚刚起步,我们正在积极探索自然创客教育形式落户乡村的可能性。

第四是探索高品质民宿示范带动效应,从乡村文化旅游角度讲,乡村文化旅游开发应做到“土、野、俗、古、洋”五味杂陈。青海各地虽然也开始陆续出现一些风格各异的民宿,但整体来说规模及品质还有待进一步提升,我们期望探索出符合青海实际的“生态文明发达、民宿文化独特、旅游环境优美、农业产业兴旺”的乡村旅游新路径。

青海日报微信号:qbxinmei
权威、分享、记录时代,青海日报官方微信。关注
青海日报+ 小程序
长按识别小程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