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水湾的绿色

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城行驶15分钟车程,驶出315国道,便拐进了一条曲折的沙路——在沙路的尽头就可以瞥见泉水湾的一角。沙蒿、柠条和青杨望不到边际,高可及人的芨芨草随风摇曳……

泉水湾因乌拉斯塔山地下泉水喷涌而出自然形成的一弯清水而得名,这里还是乌兰县希里沟镇河东村的水源地。但后来因为周边农民生态保护意识不强,让原本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遭到了破坏,才成了戈壁沙滩。

从小就在乌兰县希里沟镇长大的张海青说:“以前这里全是沙梁,二三月间大风一起,耳朵里一会儿就灌满了沙子,一湾泉水变成了泥汤汤,挑回家的泉水不澄半个小时根本没法喝。”

当地流传的“小风沙飞扬,大风沙满天,沙丘无脚年年走,庄稼遭埋常绝收”的民谣,便是对过去泉水湾沙害的真实写照。

希里沟镇林业站站长岳朝旭介绍,乌兰县地处柴达木盆地东北部,属于柴达木沙漠区,植被结构简单、稀疏低矮、覆盖率低,所以种树在这里就成了一件难事。

欣喜的是,泉水湾并没有被戈壁滩的沙漠所吞噬,并且在一点点地发生着变化。

泉水湾的变化缘自2009年开始实施的“青海湖流域周边地区生态环境综合治理项目乌兰县防风固沙工程”。

在一处草木明显比别的地方稀疏的半沙半土小坡上,泉水湾管护点的护林员马文清指着脚下说:“这里以前是流动沙丘,树种下去也无法成活,所以我们采用扎草方格的方式用草固沙。”几年时间过去了,现在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早已破败的草方格,还有方格里茁壮成长的植物。

扎草方格治沙在治沙领域由来已久,效果显著。马文清是扎草方格的老把式,介绍起来头头是道:在流沙表面用麦草、稻草扎成1米见方的草方格,使流沙不易被风吹起,达到阻沙、固沙的目的,然后在草方格内种植沙蒿、柠条等沙生植物,建成挡沙林带。

马文清在这里已经守护了三年。他的主要职责是护林、观察树木有无病虫害等。马文清望着漫山遍野的绿色,感慨地说道:“以前这里都是沙漠,现在一到春天,可漂亮了。”

介绍完,马文清就和另外两个护林员,带着铁锨、水桶等工具朝着一处地势较高的沙丘走去。“在这里种树很困难,那边一片都是今年新种的,一共有200公顷,有沙蒿、红柳、新疆杨、青杨等等。这些植物虽然生命力顽强,但是还是需要我们定期巡护,这样才能提高他们的成活率。”马文清指着远处一片林地说道。

跟随马文清走了一段路,在一处高点,向下望去,是望不到边际的繁盛草木,让人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一片无垠的沙海。岳朝旭介绍,现在这些沙地大部分已改化成土壤了,但依然十分脆弱,还需要呵护,如果重物辗轧,很容易破坏这些土壤,可能会露出下面的沙子。

在山坡上,记者看到一排排整齐的树木,偶尔也会看到一块沙地,他说:“这一块是因为树苗没成活,所以这里的沙子还没有改化。”说着他蹲下身用手挖出一把沙子给记者看,“你看,沙子是潮湿的,说明今年的雨水很丰富,也得益于附近植物的保湿作用,相信过不了几年,这里也会变成土壤。我们刚开始种的时候,挖下去20厘米都不见潮湿的沙子,所以我们把树种的特别深。”

一分耕耘,一份收获。如今,泉水湾的沙化地得到了明显改善,项目区的流动沙地得以固定,提高了林草植被密度,有效遏制了风沙对当地的侵害。

青海日报微信号:qbxinmei
权威、分享、记录时代,青海日报官方微信。关注
青海日报+ 小程序
长按识别小程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