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人心的伟大史诗”之于我

6e85a2857ecd7345ddc7(6107470)-20201023104001.jpg

梅卓简介: 梅卓,女,藏族。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一级作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青海省优秀专家。1987年开始在省内外发表文学作品,主要有长篇小说《太阳部落》《月亮营地》《神授·魔岭记》,诗集《梅卓散文诗选》,小说集《人在高处》《麝香之爱》,散文集《藏地芬芳》《吉祥玉树》《走马安多》《乘愿而来》等,作品入选多种选集。曾获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拔尖人才,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第十届庄重文文学奖,中国作家百丽小说奖,青海省首届青年文学奖,第四、五、六届青海省政府文学作品优秀奖,青海省四个一批拔尖人才等奖项和荣誉。

我从二十多年前开始关注格萨尔说唱艺人,在长期深入牧场草原、探寻艺人生活的过程中,常常为他们口若悬河的说唱所折服,他们才华横溢、阅历丰富,是史诗最直接的创作者、继承者和传播者,是真正的人民艺术家,是最优秀、最受人民群众欢迎的民间诗人。他们是《格萨尔王传》之所以成为唯一“活态”史诗的重要保证。如何以文学的形式为这样的艺人服务,与他们同呼吸共命运,热情地讴歌他们为人类文明做出的贡献,探索与描述他们的成长道路,是我一直耗费心力去思考的问题。尤其近年习总书记先后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格萨尔》是“震撼人心的伟大史诗”,看望说唱艺人并“表明党中央是支持扶持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的”,给予了我很大的信心,文艺工作者都有责任传承、弘扬、表达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和丰厚的文化底蕴。

青海是格萨尔传唱的核心区,尤以阿尼玛卿雪山为最。阿尼玛卿不仅是藏族传说中创世九座神山之一,也是格萨尔大王的寄魂山,因此在涉藏省区民间及信仰上都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价值。距阿尼玛卿不远的甘德县业已形成“史诗空间”而名闻学术界,格萨尔王宫狮龙宫殿跃然山巅,德尔文村世世代代传承史诗蔚然成风,男女老幼皆以格萨尔为荣,行走在这样的场域,不由得会被他们纯粹而执著的精神深深感动。我在多年采访、观察、学习的过程中,得知格萨尔艺人获得技能的方式非常神奇,其中最常见的就是“梦中神授”,即艺人在一场大病或一场大梦后,获得格萨尔或其大将的授权,从而开启了说唱的人生,我在《神授·魔岭记》中描绘的艺人形象也多有借鉴,同时,优秀的神授艺人们大多走南闯北、人生坎坷,“在路上”的经历,给予了他们丰富的经验和阅历,一位神授艺人的诞生,必是经过艰难的努力和考验,“忍常人所不能忍,容常人所不能容,行常人所不能行,决常人所不能决,成常人所不能成”,最终成就热爱的事业。但由于生产生活方式改变,加上一批老艺人相继离世,“人亡歌息”的局面已经出现,史诗也面临消亡的危险,目前说唱艺人们的保护、扶持、抢救工作还任重而道远,比如我多次采访过的果洛神授艺人格日尖参,正当壮年,还有许多想法还未实现,却在不久前溘然而逝,这是格学界巨大的损失,前些年玉树也有两位天分很高的说唱艺人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令人痛惜。

《格萨尔王传》经过千余年的口耳相传,洋洋洒洒数百部之巨,《魔岭大战》作为四大战役之首,有着承上启下、接续逻辑的重要作用,在我翻阅、比较、研究几个版本,思索史诗中魔王及其代表事物在当下的影响时,发黄的纸页在深夜灯光下与我心照神会,栩栩如生的故事穿越时空而来,隐隐感觉格萨尔大王的如意马鞭凌空响起,令我猛然醒悟,所谓“魔障”,并非只存在于史诗中,也并非必然要有牛头马面的形象,当下现实生活里依然存在,比如那些在可可西里对着藏羚羊的枪口,而用生命去担当的杰桑·索南达杰们则是人中豪杰、天之骄子,这样的人堪称当代英雄。导致“山川失衡、水旱不调”的原因,除了自然因素外,就是“众生心性尽染”,因此生态、生命、生存之间的良性循环关系,与“绿水青山”的生态环境保护思想、正能量精神的弘扬是高度契合的,文学也应该观照到这样的身边现实,挖掘传统文化中生生不息的先进理念,更好地服务于当下。

感恩评委会的肯定和鼓励!得知获奖的消息,真是万千感慨,想起在果洛、玉树十余次田野调研的细节,想起跟随当地牧人在海拔5000米的高原爬冰卧雪、感受体验的日日夜夜,冬日的阿尼玛卿雪峰银光闪耀,蕴藏其中的无数动人故事正从深处排闼而来——感恩优秀传统文化源远流长的传承,感恩青海的山山水水,感恩家人、同事、朋友们的支持!希望《神授·魔岭记》为青少年的阅读增添一扇了解民族传统和文化的窗口,鼓励追求勇敢、善良、诚实等优秀品格,启发思考古老史诗对当下及未来的现实意义,以便更好地传承和弘扬非物质文化精神遗产。由于涉及藏文化的方方面面,我虽费十年之功、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但不足之处仍在所难免,将在今后的创作中不断改进和完善。

青海日报微信号:qbxinmei
权威、分享、记录时代,青海日报官方微信。关注
青海日报+ 小程序
长按识别小程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