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不断对故土的眷恋与思念

0a2d6af789f1f221a386(6107478)-20201023104026.jpg

拉先加简介: 拉先加,男,藏族,生于1977年11月15日,现供职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副所长,博士。大学开始创作藏语文学作品,先后在涉藏重点省份各大刊物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五十余篇,出版了7部文学作品。其作品被先后收录于藏族当代文学的各种文集,并翻译成其他语种发表,其中长篇小说《成长谣》由日本人星泉女士翻译成日文出版,成为第一部翻译成日文的藏文长篇小说。先后五次获得《章恰尔》文学奖,成为这一奖项历史上获奖次数最多的作家,并获得了中国民族文学年度奖。其作品《路上的阳光》和《成长谣》先后入围第十、十一届“骏马奖”。

前年,我第五次荣获了被誉为藏族文学最高奖的“章恰尔文学奖”,当时我觉得一个奖项被反复授予同一个人有些不妥,所以就写了一则声明,表示自己放弃参与这一奖项的权利,如以后再次获奖也不再接受。然而,这次我又获奖了,而且获得了中国四大文学奖项之一的“骏马奖”!

这世界上的事,真的有些理不出头绪来,事情的结果本身,仅仅依靠去刻意追求是换不来的,事情的结果往往是在忘记这一结果的同时经历很多过程之后出现的。可能,很多写作的人曾纠结过拿奖这一事情,但我似乎从未受其困扰,因为我总觉得获奖是一种结果的话,它从未变成我写作的目标导向,我追求的是创作本身的那种畅然的过程,还有经常来自读者的那种莫名的感动。我唯一纠结的是,不断荣获“章恰尔文学奖”,不是我写得多好,而只是间接反映了藏语文学的窘迫,是缺乏后继之力的一种事实表现。为此,我总觉得自己肩负着一种使命在写作。虽然隔着千山万水,但总是割不断我对那一方生我养我的故土的眷恋与思念,唯有用母语写作,才能在梦中在心中可以无限接近那些被时空隔开的人和事,才能感觉到自己逐渐变得完整和充实。所以尽管我生活在北京,但依然坚持用母语写作,尝试对这一古老的语言赋予一些新的活力。二十多年过去了,坚守与前行中青春也逐渐流逝了,但我无怨无悔,况且这次获得了这么大的奖项,也是对我的肯定,是对藏族母语文学的肯定,我感到很欣慰。

此次获奖的《睡觉的水》是我近两年所创作的短篇小说集。通过这些短篇小说,我试图反映新时期藏族人民对自身发展、文化传承、生存状况等方面的反思,并通过小说中的人和事,来给读者展现一幅当代藏族社会生活的画卷。我希望我的小说能够获得更多读者的赞誉与喜爱,这些小说的创作,造就了我远离故乡而生活在别处时,所有的感动与惊喜、美妙,所以我很想把这一切文学的美分享给大家。

人到不惑之年,最大的不惑可能是对生命价值的思考。我现在能够比较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生命有一丝光亮出现,这一抹光亮,是我可以通过自己的文字照亮别人、感动别人,也许这就是我的价值所在。所以,生命继续,写作继续。“骏马奖”给了我一匹骏马,我可以骑行驰骋于时间的原野,我可以回归,也可以远行!

青海日报微信号:qbxinmei
权威、分享、记录时代,青海日报官方微信。关注
青海日报+ 小程序
长按识别小程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