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焕发生机的连环画

任何一种艺术形式的产生和发展都有其历史的必然性,比如宋代的木刻插图,比如明清小说里的绣像,比如延安鲁艺的木版连环画,还有20世纪中叶风靡大街小巷的小人书,这些以图说文的样式都因其符合时代的文化和审美需求,而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得到了繁荣发展,并在发展中不断为顺应时代而尝试语言和形式的更新。

新中国成立后,连环画的改造进一步明确了这一类图文读物应当肩负的社会职能,即文化的普及和思想的传播。发挥以图说文的通俗易懂,寓教于乐;组织名家编辑脚本,根据不同时期的宣传需求编撰不同类型的故事;召集全国顶尖画家进行创作,最大限度保证读者的视觉审美体验,这些决策使得连环画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80年代中期,出现了数量可观的经典作品,像大家熟悉的《我要读书》《山乡巨变》《鸡毛信》《白毛女》《十五贯》《呼兰河传》《雪雁》《人到中年》《枫》等等,都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艺术精品,也真正实现了连环画审美和教化的双重功能。

虽然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传统连环画一蹶不振,但市场对于图文读物的需求却从未衰退。以图说文这一兼具了文学性与绘画性的艺术形式,始终承担着满足广大人民的文化和审美需求的社会职能。换句话说,像连环画这种以图像叙事的艺术形式永远也不会消亡,它会在时代的变迁中进行自我调整。当人们哀叹坐在街边小摊上读小人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的时候,它却已经以更加光鲜时尚的面孔,成为新一代人的童年记忆。但是,另一方面,出版印刷业的发达也的确带来了图文读物的良莠不齐。利润至上的市场规律下,如何保证图文读物的艺术品质和社会功用性,如何引导市场而不是迎合市场,是专业创作者应当思考的问题。

自2010年起,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连续举办了六届“架上连环画展”,从绘画性的角度强化了连环画的文学性表现,也重新梳理了作为以图说文的艺术品类的连环画的外延与内涵,即连环画应当葆有的品质是运用文学性的绘画语言进行叙事。至于表现形式,则如同连环画对于画材没有限制一样,其呈现方式也完全不必拘泥于传统的上图下文的样式,文字可以参与画面的构成,装帧也可以打破原有的模式。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人们审美需求的提高,传统的线描小人书也实在太过简陋,现代的图式和装帧才符合当下人们的阅读意愿。从方兴未艾的“架上连环画展”来看,只要语言形式选择得当,人们对于阳春白雪的展厅作品也完全没有隔膜。大众对以图说文、连环叙事的艺术形式始终有着浓厚的兴趣,同时也有很高的期待,故事的趣味性,脚本的语言美,绘画的形式美,装帧的时尚性都是读者用来考量作品优劣的要素。所以,提高连环画以及其他类型的图文读物的绘画性、学术性,完善从绘画到版式设计的一体性,赋予大众文化高水准的艺术品格,才能真正发挥其审美引导的作用,进而实现思想的引导。

今天,以连环画为代表的图文读物所具有的多种呈现方式,与当代中国美术多元宽松的格局息息相关。它在当下所表现出来的对现实主义的新的认知,以及艺术语言上的民族性与国际性的交融,意味着传统连环画的创作精神当中的“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基因,已经融进了当代画家的创作意识里,已经转化为对新的社会生活的认知和思考。纵观美术发展史,那些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在今天依然有着鲜活的艺术生命力和感染力,依然可以唤起人们精神共鸣的作品,都是建立在人类共同的情感基础之上、与朴素真切的生活紧密相连的。所以,连环画的与时俱进一定是以对现实社会的深切感悟为基础的。贴近生活,关注民生的创作主题,才是当下连环画精神内涵丰盈的根本所在,也是连环画作为大众艺术的必要属性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连环画就无力于回望历史、思考现实的宏大叙事。经过了近十年的探索,不难发现,大型的主题性创作也同样适用于连环画的图文模式,甚至由于连环叙事的独特性,连环画在主题性创作中表现得更为细腻和深入,更具亲和力。

图说故事是距离大众最近的一种艺术形式,也是连环画一直能够参与意识形态领域建设的重要原因之一。时代赋予了连环画创作者责任与义务,也决定了连环画家自我的审美追求一定要与时代的审美需要相应和、并在这种应和中实现艺术创作的社会功用性。因此,拓宽思路,打破边界,将连环画的实践经验更广泛地应用于不同形式的图文读物中,以图说文,讲好中国故事,是连环画家在当下与未来的责任所在。

青海日报微信号:qbxinmei
权威、分享、记录时代,青海日报官方微信。关注
青海日报+ 小程序
长按识别小程序码